天不负

(弧会儿。)
喜新而念旧。


/lof有时看不到消息如果不能及时回复非常抱歉orz。/
/抱图随意。/
/转载请注明出处呦。/
非常感谢您能喜欢。


/随缘系/
是话废一名/堆堆图/只会画简笔/没啥特点/混圈杂/总是意图跳坑爬墙/似乎多沉迷冷cp/只吃BG
/画想画的东西/
/梦想是有吃不完的粮/
/画风是啥能吃吗…/
#hey 非常感谢能在此相遇w这儿啊君,请多指教!#

【短篇】十五封信

#让我先破坏下气氛啰嗦一下下阅前备注。
#ooc我的。
#拟人有。
#为剧情诞生的一些设定有。
#卡迦向。
#手机格式我也不知道发出来会成啥样……(慌)
Ok?
↓Go!↓

>>>

有风。风卷起柔嫩的淡色花瓣,帮助它们翻入敞开的窗,将它别上少女的发间,洒落在米白色的信纸上。
女孩未注意这些,她正微阖着眼,一手支托着脸,回想着一些记忆。
另一只手臂压住信纸的一角,手中握着一支笔。笔尾端翘着一朵嫩绿的小芽装饰,那鲜明活泼的一点点绿色,仿佛下一秒会从中绽放出花朵。
女孩忽然睁开眼,低下头开始书写。写着写着嘴角不禁扬起喜悦的弧线。

终于她写完了这一页信,仔仔细细检查签名与格式,小心翼翼装入早已备好的信封里,认认真真再整理好。
女孩仿佛完成了一件非常伟大的事一样舒出一口气,将信高举起来小声的欢呼,然后放下这封信。
这张桌面上摆着装好的信封,整整齐齐地有十四封信。

女孩将信件的数量仔细数了一遍,整理好放回桌子一角,将那支笔尾有绿色小芽的笔轻轻压在上面。
然后她从桌边滑出来。

她坐在轮椅上。

>>>

小卡有着浅蓝色的头发,无论在哪里,都是非常显眼的存在。
在迦夜的眼里,小卡整个人,无论在何处,都是非常显眼的存在。

卡皮特有些苦恼。
他对“小卡”这个称呼非常无奈。
尤其是在这个女孩子在讲这个称谓时双眼闪现的点点星光与脸颊浮现的浅红和带着笑意的嘴角——卡皮特再怎么不解风情情商低下也觉得……可能会消灭对方高兴情绪的行为似乎不是很妥当。
更何况无论怎么强调……她仍然坚持不懈。

卡皮特抱着文件穿过走廊,有风穿入窗拂过耳畔。卡皮特看着地板上随着风落入室内的花瓣,脚步慢了下来,若有所思。
一双手忽轻拍上他的后背,伴随着轻快的声音——
“小卡别回头!猜猜我是谁?”

卡皮特无奈地叹了口气。

“迦夜。”

那个轻快的声音顿时变得郁闷:“啊果然不愧是小卡……。”
卡皮特转身,然后蹲下。抬起头,对上迦夜的视线。
“一,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虽然非常细微;二,连说话的音色都不掩饰一下吗;三,会称呼我‘小卡’的只有你。”
“唔。”迦夜鼓起脸,扮演起包子。

卡皮特闪烁了一下视线。

他站起身把手中文件递给迦夜示意她保管好,然后绕到女孩后面,双手握上轮椅靠背上的扶手。
“要去哪儿?”
迦夜的包子脸漏了气,掩不住的惊喜满的要溢出来。
“花都开了呢……!”

“我想……和小卡一起去看花。”

>>>

迦夜从出生始,便是不会走路的。
但她能唱出用世上一切美妙字句去形容都不为过的歌声。
因此她被人赠予“人鱼姬”的称号。有说法称她真的是尊贵的人鱼公主,从幽深海底来到陆地上寻找她梦中见过的王子,洁白的长裙下掩盖住她美丽的鱼鳞,当遇见命定的那个人时她会获得人类的双腿,提起长裙的裙摆邀请对方共同跳一曲舞,这个浪漫的童话也定有一个梦终成真的美好结局。
当然为这个传说也据说有好奇心甚之人存着撩起人鱼姬的裙子看是不是真是鱼尾的心思……不提也罢。

卡皮特是这研究所里最年轻的一位教授,也是迦夜父亲的学生。
他被寄予极大期待,但却总是独来独往。
因为那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脸,和丝毫不违背那张脸的冷淡个性,一板一眼的行为模式,开口便像固定好格式输出的语言……
“不近人情”是许多人对他的评价与看法。
有人甚至半真半假猜想他身体构造的一半是机器,由不停运行的程序与机械齿轮控制着中枢。

迦夜与卡皮特自幼便相识。

迦夜有时在想,小卡与其他人都不一样。
不同于父亲看她时欣慰慈爱的眼底含着一丝歉意,不同于旁人称赞感叹的语气中含着一丝同情甚至不屑。
他看向她的眼睛清澈明白,不掺杂质。
他面对她时总会蹲下,选择由自己抬头迎合她的视线。
还有……

迦夜有时在想,小卡在想些什么呢?她总是猜不透。

迦夜有时在想,还好小卡是那样的性格,这样就不会发现女孩小心翼翼的情感。
但她又苦恼——
这样的话,她的感情,不就永远是单向的了。

>>>
这也许是一个梦。
女孩蹦蹦跳跳迈着轻快的步子,然后踮起脚尖伸长手臂捂上男孩的双眼,毫不掩饰音色与喜悦的语气说“猜猜我是谁”。
男孩总是戴着护目镜所以她的手掌心没有接触到温暖的皮肤而是微凉的镜片。
有风从窗穿进来,温柔地穿过洒了细碎阳光的走廊,扬起女孩不染尘垢的裙摆。

女孩捏起裙摆,在初显花苞的花树下旋转舞蹈。
花逐渐绽放,是柔嫩的浅红,然后很快褪去成为素白,从枝头簌簌落下,世界刮起狂风与雪,满目苍白。

迦夜猛地睁开眼,入了视线的是一小枝从树上折下的花。
花瓣尖端有些干枯了。
她从桌面上爬起来——她刚不知不觉趴在桌上睡着了……
在写信的时候。
迦夜托了下巴,看着空白的信纸开始发呆。

……那只是一个梦。

>>>

最后一封信。

>>>
深不见底,无边无际的黑暗。
可能正在也许缓慢、也许是在飞速的下坠,也可能是半空无依无靠的漂浮着……
——想抓住什么都是徒劳无功。

突然有光。那微弱的一线破开沉沉黑暗,然后开始延伸。
有一个女孩站立的背影。

「…………你是谁?」
仿佛是数月未经滴水滋润的嗓子,干涸枯哑终于挣扎出想问的字句。

女孩闻声怔了怔,然后回头。

那个身影的每个细节都看的清清楚楚——干净的裙摆缀有漂亮的花边,连衣裙稍短的袖口有细致的花纹,圆领精巧的领结上装饰的宝石,柔顺的微卷长发……

女孩听见了声音,然后回头。

丝毫不掩饰满满惊喜喜悦的情绪、带着笑意扬起的嘴角——
她开口似乎是要回答——

纯白的光突然变强,将女孩吞没。

所有的色彩褪成白。

然后整个世界开始崩塌。

——连碎片都没有留下。

>>>

【——数据删除中——】

【——删除进度99.999999%——100%——】
【——相关残余数据已清除——数据删除完毕——】

【数据删除完毕。】

视线触及是雪白的天花板。
卡皮特听着滴滴滴的仪器声,缓缓坐起身。有人按住他的手,为他解开联结仪器和身体的细长管线。
卡皮特看着这个苍老的男人。对方对他绽开一个和蔼地,想让他安心的微笑:“你终于醒啦,卡皮特。我是你的导师。”
卡皮特开了口,他感觉自己的声音似乎有着机械的质感:“是的,老师。”他垂了眼,仿佛有程序设定告诉他此时应该表达一种名为“歉意”的情绪:“……我睡了很久吧……抱歉。”
他的导师又笑了:“没有没有……啊,”导师忽然转了视线越过卡皮特,“花……开了啊。”

卡皮特闻言,偏过身子看向窗外。

果然那里是有满树花开。

他微垂了眼。

“是的,花开了。”
>>>

“…………w……oxihuan………………”

“………………。”

>>>

第十五封信。

――――――――――――――――――――――――――
【大概算是后记的一些话】
【灵感来源于 @江水流过七月雨 的《粘着系迦夜的十五年纠缠不休》。关于梗的衍生已取得授权。】
【其实对于卡迦两人,我本人没过原剧情任务只是听友人描绘过并非十分了解,不过我感觉……反正我是算那种人物刻画简单的文风吧要嗷嗷吸也吸不到哪儿去:D(被打)】
【以及一些文中不便插入的一些小小交代】

#剧情中前几节段是真实的记忆。大多数来自于迦夜的视角。
#剧情中前十四封大概就类似女孩子的日记那种主要叙叙事再抒抒情什么的:D既然是迦夜写的当然是与她有关的东西――大概也是最后被删除的数据。
#关于原创的、为剧情而创作的附加角色“导师”,设立的研究所,所研究的是一种“生物与机器结合”的一种“技术”。
#这种技术被迦夜应用于卡皮特身上。
#卡皮特是本应“死亡”之人。
#但是因为是“人造的技术”而不是“神明的力量”虽能创造奇迹,可终究不得十全十美。

所以小人鱼奉献出自己,让王子活下来。

且做出了一个拙劣又最好的选择――让他遗忘。

#这十五封信迦夜十四封没有“寄出去”,第十五封是她非常非常想传达的心意……当然最终仍然是会被删掉的数据。

【这篇大约三个小时产出的短篇其实是关于一个策划的背景交代……但是那个计划怕不是要搁浅orz所以也有先拿来垫垫的嫌疑。】
【其实标题是“十五封信”不如说是“第十五封信”。】
【而且重点的最后一封信表达的东西……我不解释也都懂嗯。】
【😂后记的闲话比正文长系列。】

『……谁说童话定是梦终成真的美好结局呢…?』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2017-12-30 /  标签 : 奥拉星卡迦 14 3  
评论(3)
热度(14)